表情并非普世共通,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2020-08-03


    表情并非普世共通,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编译|Mumu Dylan

      当人们微笑时,或许会以为全世界都知道他很高兴。不过根据最新研究指出,某些脸部表情可能没有我们想像中那幺普遍。事实上,现代社会普遍理解的表情对居住在孤立文化的巴布亚纽几内亚原住民来说,可能代表着截然不同的含义,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一个多世纪以来,科学家们亟欲了解所有人类是否都经历着相同的基本情绪,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他们是否都使用相同的表情传达。在1870年代,这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着作《人与动物的情感表达》(The Expression of the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探索的核心问题;到了19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保罗‧埃克曼(Paul Ekman)提出了一个受广泛认同的研究方法来探讨这个问题:他向生活在孤立文化的居民,展示西方社会中几种不同表情,并询问他们认为照片中的人在传达什幺样的情绪。埃克曼的早期实验得出了结论:从愤怒、幸福、悲伤到惊讶,脸部表情似乎为全世界普世共通,是人类对情绪与生俱来的反应。

    表情并非普世共通,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新研究的通讯作者、波士顿学院心理学家詹姆斯‧罗素(James Russell)提到,埃克曼的研究结果五十多年以来,几乎从未憾动和受到挑战,至今仍是许多心理学和人类学教科书的主流论点。但在过去几十年,科学家已经开始质疑这个早期实验所使用的研究方法和假设。

      心理学家卡洛斯‧克里韦利(Carlos Crivelli)就是其中一位。2011年,他与当时的同事何塞-米格尔‧费南德斯-多尔思(José-Miguel Fernández-Dols)共同制定了一项实验计划,準备调查和验证埃克曼在巴布亚纽几内亚的初步研究。克里韦利找来长年的研究伙伴,美国自然史博物馆的人类学家塞吉欧‧何瑞罗(Sergio Jarillo)一起前往巴布亚纽几内亚东岸的特罗布里恩群岛(Trobriand),这里大约住着六万名原住民,而且自古以来一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为了更彻底地了解他们,克里韦利和何瑞罗决定融入当地文化,他们居住在寄宿家庭里并取了部落名:克里韦利改名为「Kelakasi」,而何瑞罗则改叫「Tonogwa」,两人还耗费数个月的时间学习当地语言「基里维拉语」(Kilivila)。

    表情并非普世共通,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当研究开始时,他们已经不需翻译或当地嚮导的协助。研究人员简单地向72名来自不同村庄的青少年(9至15岁),展示几组心理学研究常用的既定照片,并要求一半的受试者把每种脸部表情对应列表内的情绪,包括幸福、悲伤、愤怒、恐惧、厌恶和饥饿。而另一半的受试者则有其他任务。

      克里韦利发现,虽然特罗布里恩的原住民几乎每次都把微笑与幸福相配,但其他的表情和情绪组合结果却非常错杂。例如,他们对皱眉表情的对应情绪似乎没有定见,有些人觉得是某种情绪,有些人觉得是另一种,对于嗤鼻、撅嘴和面无表情也出现了同样情况。不过,受试者对张大眼睛嘴巴、神色惊恐的表情却有着相同看法,在西方文化中这种表情普遍代表了恐惧和屈从,但特罗布里恩的原住民却认为它看起来像是「愤怒」。

      克里韦利也向另一半受试者展示了相同的几组表情照片,并提出了故事性的问题。例如问他们「照片中的这些人,哪些看起来像是要打架?」来获得更多前因后果的结论。其结果一样,受试者将倒抽一口气的惊恐神情,视为具威胁性的表现行为。克里韦利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论文写道:「从这里得出的研究结果非常重大,它强烈说明了至少在脸部表情方面,并非普世通用的泛文化,而是根据个别文化有所不同。」

    表情并非普世共通,即使恐惧也不例外

      罗素解释说,这并不是说情绪不会引起自然生理反应,而是这些情绪反应和解读方式可能会因文化不同。而克里韦利还提到了另一种文化也具有类似的表达方式:居住在纽西兰的毛利人,他们跳的战舞正是在塑造自身的威胁性。

      「这是个全新的研究工作,它对所谓的『普遍性论点』提出了有趣的挑战。」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心理学家迪萨‧莎泰(Disa Sauter)说道。儘管学术界大多同意该研究结论,但他们也认为还有许多能改善的地方:例如将年龄範围扩及到成年人、不使用照片而是请人做出实际表情、增加问题里的情绪反应项目,并反覆实验观察是否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参考报导: Science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线上赌博手机app下载|重点网络媒体|收集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线上真人赌博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游戏中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