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U品生活 >破坏球员交易的透明性,为什幺躲避工资帽对NBA是个危险信号? >

    破坏球员交易的透明性,为什幺躲避工资帽对NBA是个危险信号?


    2020-07-27


    NBA正在调查在自由球员市场开放前是否出现非法引诱(tampering),这已经成为NBA最重要的问题。球队是禁止引诱(induce)或劝说(persuade)身背其他球队合约的球员加盟自己队伍。根据联盟的规定,被裁定为「非法引诱」的球队将会面临一系列的惩罚:包括罚款、剥夺选秀权和废除自由球员签约。

    破坏球员交易的透明性,为什幺躲避工资帽对NBA是个危险信号?

    但在6月30日自由球员市场开放前,很多球队无视规定,公然地引诱球员。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受到处罚。根据ESPN和《纽约时报》,NBA总裁Adam Silver和领导层正在寻求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正在考虑的补救措施包括更好的执行规定和对联络更严格的限制。

    评估球队是否规避薪资帽也是「非法引诱」调查的一部分。在球员合约之外,给予球员或者他们代表经济上的收益根据联盟规定是不正当的酬劳。

    非法酬劳与非法引诱相似和相关。它们都让球队在和球员谈判过程中获得竞争对手所没有的不公平的优势。但相较之下,非法酬劳的影响更大更深远。它涉及到的不仅仅只是联络的问题,还有金钱交易。

    正如在接下来会讨论到的,NBA和球员工会制定的劳资协议包含了几个禁止给予球员合约外酬劳的部分。任何想要规避薪资帽的队伍将会面临改变球队未来的制裁。

    目前为止,NBA还没有发现任何球队有规避薪资帽的迹象。然而,有几份未经证实的报道称,科伦-Leonard的舅舅兼顾问丹尼斯-罗伯特森向球队索要各种利益作为他外甥签约的一部分——包括有保障的赞助费。如果有任何球队满足了这种要求,他们肯定会面临严重处罚的风险。

    为什幺规避薪资帽对联盟有害?

    为什幺绕过合约和劳资协议的细节直接给球员酬劳会引发大众的焦虑?这不仅仅是违反了规定。这项禁令是NBA保持竞争性、透明性和秩序的关键所在。

    作为一个竞技体育联盟,NBA是建立在每支球队都有可靠公平的竞争机会的基础上的。这个可靠的机会并不一定能带来成功,但它向球迷们保证了每支他们支持的球队和他们的对手一样拥有同等获得成功的机会。

    可靠公平的竞争机会是职业体育联盟区别其他产业的关键因素。NBA的运作方式和软体、航空以及媒体这样的行业截然不同。与这些行业不同的是,NBA给了他们的企业——也就是各支球队——存活下去的理由。纽约尼克和芝加哥公牛的存在是因为他们在NBA的管理下进行比赛;如果NBA消失,尼克和公牛可能也就不存在,或者他们将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运作。

    此外,NBA各自球队的价值无可避免地和整个联盟的价值捆绑在一起。反过来,如果各自球队被越来越多的球迷、消费者和媒体接纳,NBA就越有价值。因此,假如NBA因为球迷缺乏热情而削减队伍数量,那整个联盟在电视转播权、商品和门票的收入就会减少。

    想想看Donald Sterling1981年收购快艇才花了1250万美金,到他在2014年被驱逐出NBA的时候,这支球队售出了20亿美金的价格。快艇市价的巨幅上涨肯定不是Sterling「高超」的管理水平所带来的。它反映了整个NBA因为有线电视的引入,以及ESPN、TNT和NBA TV的转播所带来的价值上涨。

    因此,NBA球队同意对竞争的各种限制,否则会损害自身利益。他们这幺做是为了最大限度保持整个联盟的生态健康,这有利于他们的长期利益。

    比方说,假如没有薪资帽和顶薪合约的限制,有些球队会在球员薪金上比其他球队花更多的钱,特别是对于球星的合约。你想想看,没有薪资帽,当今的NBA球队会给Kawhi Leonard多少钱?可能远远高于洛杉矶快艇开出的3年、1.03亿美金。这不是说Leonard的考虑仅仅只是收入。他留在多伦多暴龙能赚得更多。但是没有薪资帽的限制会导致球队在薪金上相互竞争。这种局面对那些资金充足、想要用钱打败其他竞争对手的球队有利,但可能也让其他球队丧失了竞争力。

    假如没有新秀合约,球队可能会给新秀支付更高的薪水——但反过来,也有一些新秀很有可能会拒绝效力。NBA和球员工会共同协商的新秀合约于1995年首次设立。在此之前,新秀「拒绝效力」在NBA频繁上演。

    1994年,密尔瓦基公鹿用状元籤选中了Glenn Robinson。他要求一份1亿美金的合约,并拒绝报道。公鹿不得不示弱,和Robinson签下来一份为期10年、价值6800万美金的合约。Robinson不是唯一一个以拒绝效力相要挟的1994年首轮秀。Juwan Howard、Carlos Rogers和Clifford Rozier也是如此。

    破坏球员交易的透明性,为什幺躲避工资帽对NBA是个危险信号?

    新秀合约很明显是对球员竞争的一种限制。但它能减少因「拒绝效力」带来的分歧,增加联盟整体的竞争力。自採用起,Steve Francis是唯一一拒绝效力的新秀。在1999年,他拒绝为温哥华灰熊效力,随后被交易至休士顿火箭。

    NBA选秀基于同样的逻辑。假如没有选秀,那些最鱼腩的球队可能就没有机会选到最好的新进球员。一个高顺位选秀权不能保证球队会获得成功,但球队在未来有更大的机会变得有竞争力。这能帮助球队建立长期的球迷基础,维持向消费者推销的竞技水平。

    回到NBA球队向球员支付合约之外的酬劳的问题:这种做法会给球队带来不当的优势,因为其他球队受限于薪资帽无法支付同样的薪水。此举也破坏了球员交易的透明性。假如NBA球队相信其他球队和球员在协商秘密合约,他们可能会被迫做出相同的事情。这就像雪球滑落一样,会引发越来越多球队打破规则。

    劳资协议第十三条是反规避条款(Anti-circumvention clause,以下简称为「第十三条」)。第十三条是整个劳资协议中最核心的概念,它禁止球队通过规避薪资帽的义务,绕过合约给球员酬劳。

    其带来的结果是,球队不允许和球员签订「私人协议(side deal)」,所以球员不能从球队那里获得球员合约以外的收入。因此,一支球队不能先签下一名球员,然后再以教练、球探或经理等其他身份分别聘用他。

    这项禁令也考虑了其他不太明显的违规情况。如果球员的劳动酬劳与篮球有关——根据第十三条规定,即使酬劳「表面上」与篮球没有关係,球队也不能安排赞助商或商业伙伴给予他们酬劳。第十三条包含赞助商和球员之间的协议是否违反规定的界定标準。假如赞助商给球员提供的酬劳「远超过该球员提供任何劳动的普遍市场价」,或者球队支付球员的薪水远低于市场价,NBA就会介入调查。

    第十三条还禁止球队对球员(以及任何代表球员的人,包括他的经纪人和家庭成员)进行任何形式的承诺和诱导。因此,给球员或者任何「与该球员有关联或者有委任关係」的人投资和商业机会是被禁止的。

    NBA可以通过直接和间接证据来确定是否违反第十三条。NBA可能会要求提供纳税记录,它能反应球队的支出情况。联盟会对违规的球队进行不同程度的处罚,包括最高达600万美金的罚款、剥夺选秀权、停职总经理和废除违规合约。除此之外,第十三条规定球员工会需要对参与签署违规合约的经纪人进行吊销一年执照的处罚。

    第十三条也提到了球队和球员之间关于球员退休后的任何承诺。当一名退休球员在5年内从前东家那里每年获得超过1万美金的酬劳时,NBA就会介入调查。联盟会评估该球员在效力期间是否拿着低于市场价的收入(假如真是这样,那这可能表示他现役时拿少点薪资,退休后通过暗箱操作获得一份工作。)

    受到第十三条处罚的队伍和球员可以申请劳资协议系统的中立仲裁机构介入。仲裁机构依据的标準「专断且随意(Arbitrary and capricious)」。他们高度服从NBA,只需要联盟证明处罚与实际相符。

    灰狼与Joe Smith的教训

    NBA曾经执行过第十三条。1999年1月,明尼苏达灰狼总经理和自由球员Joe Smith的代表协议了一份新的合约,但该合违背了第十三条的精神和规定。就在NBA和球员工会同意签订一份新的劳动合约结束停摆之后的两天,1999年1月22日,双方签署了这份合约。

    当时23岁的Smith签下的这份合约为期1年、价值180万美金。这次签约让其他球队总经理感到非常震惊。作为前马里兰大学球星、1995年选秀状元的Smith应该能拿到金额更大、年份更长的合约。据报道称,他在一年前拒绝了勇士提供的为期6年、价值8000万美金的合约。Smith在过去一个赛季效力于勇士和76人,薪水为320万美金。他场均能拿到15分,外加6个篮板。作为一名完全自由球员,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在打出一个出色的赛季后,不可能会接受收入的缩水。

    Smith在98-99赛季再次成为完全自由球员,但当时的情况变得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他在灰狼效力期间表现出色,场均拿下14分和8个篮板。根据Jackie MacMullan当时在《运动画刊》的报道,有3支球队为他奉上每赛季超过500万美金的合约。

    但Smith选择和灰狼续约一份价值220万美金、只有一年保障的合约。

    为什幺Smith会接受这份远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一年合约?

    因为他以接受金额小的短期合约作为交换,获得灰狼在将来为他提供金额巨大且远高于市场价的合约的承诺。灰狼能从中获利。他们能获得更大的薪金空间签下别的球员,也获得了Smith的「鸟权」,所以双方将来能在超薪资帽的情况下签订巨额合约。

    这可以说是「双赢」的局面。但这同样也是明目张胆的作弊,损害了整个联盟的竞争性和公平性。

    该计划最终未能如愿落实。时任NBA总裁David Stern和领导层——其中包括未来总裁Silver——发现了灰狼的阴谋。联盟开出了有史以来最重的罚单:剥夺灰狼五年的首轮选秀权,并罚款350万美金。

    第二十九条和对球员持股的限制同样重要

    劳资协议的第二十九条也规定了球队对球员的招募。和第十三条一样,它限制了球队和球员之间的商业投资合作,避免球员获得合约外的收入。

    第二十九条着重在股份的收入上。它规定「NBA球员不得直接或间接获得和持有任何NBA球队、以及任何NBA球队持股的不论私人还是公有的公司或者单位的股份。」

    NBA根据第二十九条终止了波士顿塞尔提克前锋Kevin Garnett入股义大利足球俱乐部罗马。虽然塞尔提克没有持有罗马,但罗马的主要拥有者James Pallotta同时拥有塞尔提克的股份。

    第二十九条解释了禁止球队通过「私人协议」给予球员股份或者未来股份的原因。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线上赌博手机app下载|重点网络媒体|收集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马游戏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世豪12年app